Crab瞳

呜呜呜我爱他们!!!

一只白鹿青崖间:

29号看《we go up》MV Teaser的时候,和朋友说新歌有种青春走到了尽头的感觉。MV出来了以后刷了五遍,有条弹幕说“孩子们都入梦了,马克醒着离开了”(大意。傻冒对条梦MV的设定似乎一直都是不玩概念,走直白的少年路线。新歌虽然给我尤其强烈的“散场”感,也给了我对“再见”的期待。

还是有一咪咪伤感,因为毕业典礼总是在夏天。NCT里我最喜欢条梦,和茶蛋给我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感觉。怎么说呢,条梦是热情又天真的团体,是“最好的我们是'我们'”,而茶蛋更像独立又沉静的个体,是“'我和你'是最好的我们”。没有哪个更好,是两段不同的人生年龄段最完美的折射。

这次条梦的回归我真实的被黄仁俊和罗渽民的颜shock到了,是的我是如此肤浅。小黄贼日系,罗娜贼韩系,绝了。今天小黄《1,2,3》里的那套灰色工装也直击我心,卷毛小黄又甜又脆!!想回到高中时代薅小奶狗了。(另外这次的小熊好帅啊!!我终于get到了

#条梦都回归了,茶蛋回归还会远吗
#一年了还在荡荡贝贝和power的我感到头秃
#祝贺啵仔和乐扣的《young》melon一位辣

寝室租客:

我流五年魔王冰
说实话魔族给我的感觉就超级异域风情啊,然后幻花宫这么骄奢淫逸(x)我们阿冰冰耳濡目染审美大约也偏向那里去了(最主要是要扮靓泡仔)
设定的时候虽说了异域风情但是画出来变成了
“印度王子在线骑象”hhhh
以及耳环的款式选了这个是为了那啥……沈老师应援色?(x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p2是之前说想要玩的“封印画风”之后的冰冰
真的娘都不认得

一座城池:

P1 - 【“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铁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客人是个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,留着几乎及肩的长发,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,戴着金属框的眼镜,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,他低头摸钱夹,勾在下巴上的长发挡住了小半张脸,鼻梁和嘴唇在灯光下好像刷了一层苍白的釉,看起来有种格外禁欲的冷淡气质。】


P2 -  【费渡脚步微顿,他先伸出一根手指,把眼镜勾下来,随手挂在了张东来领口,然后将西装外套一扒,衬衫袖子挽起,开始解扣子。

  他一连解了四颗扣子,露出胸口一大片不知所谓的纹身,然后伸手抓乱了头发,拎过张东来的爪子,从此人手上撸了三颗比顶针还粗犷的大戒指,往自己手上一套:“这回行了吗,儿子?”】



假的,其实我印象最深的是“谁知道那事儿逼又不吃什么”

priest的文是我唯一可以看一年还没看完,因为舍不得。

人设私自图的,麦克白看到一半,涂错别介意。我研究了好久桃花眼的构造都快要去建模了【你醒醒

朋友看完就回了我一句“why你的字能这么吃藕?”

骤雨不歇:

……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……

骤雨不歇:

【他想起那年夏天,背靠孤独的别墅、仿佛无法融入世界的少年,想起那双清透、偏执,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撕裂时空,大步闯入七年前,一把抱起那个沉默的孩子,双手捧起他从不流露的伤痕,对他说一句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”。

    “我来晚了……”】

!!!好好看!

骤雨不歇:

【费渡,仿佛是从未被风霜催折过的盆景。
  他像琉璃,天衣无缝的脆弱无暇着。】

“勒死对方,是一种细水长流、享受式的杀人方式。”
“您能不能……再给我一次假装看见妈妈的机会?”
“困住我的不是她的死因。”
“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座高楼,她为什么只选择了这里?”
“我没有……创伤。”

  

摧枯拉朽:

#0715谢怜生贺活动

#17:00




黏黏糊糊(怜怜胡胡)生日快乐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