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b瞳

[MHA轰出]空気人形(28,ABO现paro,TBC)

草莓大福生产工厂:

*Attention


现paro,非英雄社会世界观


ABO设定,Alpha轰×Omega久


原创人物有


胜→出要素√   胜出×


传送门: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19 20 21 22  23 24 25 26 27 番外1




28、






绿谷回去拿了公文包,再出去的时候还和爆豪叔叔解释了必须得回去的情况,他跟着爆豪光己出门,看到早一步拿了车钥匙的alpha正坐在驾驶座上。车子停在了庭院外的小路上,爆豪光己送绿谷出栅栏门,绿谷在坐进副驾驶座前还挣扎了一次,他能预料到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……无论对谁,某种意义上说都是种煎熬。


 


爆豪光己对他们挥挥手,为自己扣上安全带,绿谷局促地坐着,双手放在膝盖上,对窗外的女人露出微笑,却根本不敢看隔壁座位上的爆豪。


 


“注意安全。”女性关怀道,alpha轻轻的“啧”了声,并没有引起谁的注意。


 


绿谷对她挥挥手,等车逐渐开远后,没有在车上玩手机的习惯的他,不得不回到刚坐进车内时的“乖巧”姿势。


 


车内空气安静,绿谷其实也不清楚,爆豪有没有放车内音乐的喜好,他只能不发一语地看着窗外风景不断流动。驶出住宅区后,能看到的景色慢慢变得炫目,绿谷无聊地数着一路上看到的路人,因为前面司机走神,车子不幸卡了一个满红灯,爆豪再次打了下舌头,双手从方向盘上下来,绿谷望着他,能说的也不过是短短一句“慢慢来”。


 


他听到爆豪“嗯”了一声……没有无视,更没有大声反驳。


 


明白一些事实后,很多细微的改变便会被无意识地放大。


 


绿谷偏过头注视着等待红灯过去的爆豪,且在对方露出厌恶神色并把头转向另一边后,也尴尬地把头低了下来。眨眨眼睛的时间里,爆豪平静时不挑眉的模样还很清晰,而从小跟在爆豪身后,绿谷深知对方无论在哪个方面、一直以来都是alpha中的佼佼者……是自己过去最憧憬的对象。


 


即使性格上有些欠缺,可相貌和能力上都是最优秀的。绿谷记得,当幼稚园的小朋友都还是张白纸的时候,只有各方表现都优于他人的爆豪,提前被老师们涂上了五彩斑斓的颜色——脑袋聪明,学习能力又强,似乎没有那人做不到或者学不会的东西,加上后天相貌上逐渐出众……那人走完的路上,似乎永远不缺追捧者的存在。


 


——……不管什么时候,就应该乖乖跟在我身后才对……


 


绿谷想起那还未等到回答的问题,也深知,它注定得不到当事人的正面回答。


 


思考着,像是走进了没有出口的螺旋迷宫,睡意渐渐涌上,绿谷托着脸倚在车门边,闭上眼。要考虑的东西比想象中还要多,除去因为一句话而突然变质的青梅竹马关系,能说出直击软肋的“不要走”,可偏偏是趴在酒吧里烂醉如泥的alpha,才真真切切让绿谷头疼。


 


他要怎样面对轰焦冻,又要如何正视自己的心情……好像能找到答案,却又仿佛海市蜃楼。


 


 


 


绿谷不知道自己眯了多久,醒来后下意识看向窗外,车子又停在了红绿灯前,但建筑终于变成他熟悉的模样。


 


握着方向盘,驾驶座上的爆豪预料到另一人要问什么:“……不准催。”


 


绿谷点点头,他不算睡了一觉,因此醒得也快,接着拿出手机,确认过去的二十来分钟里没有谁给他发过消息后,绿谷将放在脚边的公文包提起抱在怀里,做好下车准备的样子,全部被坐驾驶座的爆豪看在眼里。


 


“就那么想见那家伙吗?”


 


冷不防被问,能被爆豪称为家伙的人千千万,可结合环境,绿谷清楚他目前所指的对象仅有一人。


 


绿谷不知该不该和爆豪坦白内心的纠结,勉强回答:“嗯。但是是因为轰君喝多了,公司的朋友又没办法送他回家……”


 


橘黄色光亮固定在绿谷的右侧脸颊上,而他们要等待的,似乎是通往红柚路上的最后一个红灯了。爆豪将车子停在队伍中央,安静的小空间中,alpha用力呼吸的声音清晰可闻。


 


绿谷没由来地紧张起来,他总算明白,爆豪谈及轰焦冻就没好脸色的真正原因。


 


“敢在我面前提那家伙的名字,废久也变出息了啊。”


 


“!”绿谷表情僵硬,迅速道歉,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


 


“嘁。”爆豪直直地盯着面前的挡风玻璃,红灯过去他转动方向盘,让车拐进了左边的支路中,余光间,绿谷一直保持低头玩弄手指的状态,“……既然那么想去见那家伙,就别在我面前摆出没出息的窝囊样。”


 


想起来,再挑起眉头继续道:“妈的,我运气是有多差,才会看上你这样没种的omega。”


 


绿谷想笑笑不出,坐在位置上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好。也不是说对爆豪一贯的正面嘲讽有所免疫,但可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总感觉能从听到的几句话里读到鼓励的味道……


 


爆豪忽然放下窗户,手肘压在窗框边,漫不经心道:“不去说清楚,不被那家伙彻底甩掉,我这里也不会接收哭哭啼啼的废物omega的。”


 


绿谷愣了一下,想了好久才明白话中含义。


 


“小胜……真的心胸变宽广了啊。”


 


对方马上摆出一贯以来的激烈反应,倘若不是手里还有方向盘,下一秒那张因为怒火而狠狠拧起的脸庞就得出现在绿谷的眼前。


 


“少在老子面前自作多情。”他泄愤拍了一下方向盘的两侧,绿谷胆怯地缩起肩膀,轻轻道歉,暗想自己也许是仗着被人告白过而有点点得意忘形了。


 


爆豪忽然朝右瞥了一眼,故意提起声音,说得大声:“哼,被一半家伙误会后躲房间擦鼻涕的废久,怎么可能做得到——”


 


“我会去告白的。”


 


远远能看到熟悉店铺的霓虹灯招牌,绿谷忽然下了决心般,搂紧怀中物什的同时,他平静道:“不管轰君的回答是什么,可能他最需要的是正常的omega,那也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
 


Alpha的表情平静,好像早先知道会得到如此回应,


 


过去,绿谷并没想过要去告白——而分析背后原因,除去害怕得到拒绝的回答,倘若轰焦冻真的对他有好意,却要为了omega的信息素而不得不忽视真正的心意……


 


不断逃避的人到底是谁呢?


 


害怕被拒绝,更害怕拒绝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天生的缺陷。因为那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,绿谷才决定什么都不要说,什么都不要做,躲得远远的,即使眼睁睁看着那人迷茫苦恼,听到旁观者的客观想法,也不敢妄想两情相悦,非要盲目地为自己套上保护壳……


 


他太过自私,因为被狠狠伤害过一次,所以这次害怕会得到一样的结果,竟然连伸手的勇气都没了。


 


然而现在,即使断开了联系,想把一切重置,可面对看到成濑小姐消息的下一秒,脑袋里便无可救药都是那人的自己,绿谷想,这样自欺欺人下去实在没有意义。


 


如果“不要走”是那人的希冀,那如其所愿,他便不会再离开。


 


绿谷苦笑着:“……小胜说的有道理,我怎么能再逃避下去。”


 


 


 


再过几分钟,车子最终停在了居酒屋“红柚”的店门口,成濑小姐并不在门口等待,猜想还在店里,绿谷带着东西下了车,回头准备给专程送自己过来的爆豪胜己道别。


 


“记得给老太婆打电话。”爆豪好心提醒,绿谷听后小幅度地点点头。


 


“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
 


“啰嗦。”


 


绿谷朝缓慢关起的玻璃车窗挥手,看到爆豪的最后一眼,alpha像是有话还要说,依旧直直地盯着绿谷的脸庞,又赶在后者疑惑以前转回去,接着开车离开。


 


抚着跳动稍快的心脏,绿谷转身进了居酒屋。店面不大,年轻老板记性又好,不仅认识他和成濑小姐两个熟客,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同事关系,因此绿谷进店后也没多问,正在柜台后算账的老板马上给他指了女性所在的包间位置。


 


穿过方桌间的狭窄走廊,听到两边的上班族提着啤酒抱怨公司上司还有工作,还有几对一看就是彼此认识的年轻情侣互相吹嘘彼此伴侣的好……而站在包间门口,开门前绿谷不禁想,他来这里的目的,要是也如此单纯轻松就好了。


 


他拉开门:“抱歉!我来晚了——”


 


“嘘。”


 


绿谷还没踏进去,食指压着自己嘴唇的成濑小姐便立刻挡在他眼前,“小点声,不要吵醒了轰课长。”


 


绿谷点点头,和成濑小姐交换完信息后他得知,现在包间里只剩成濑小姐和轰课长两人,内田在十分钟前已经被女朋友带走了,而喝醉的轰焦冻正趴在矮桌上呼呼大睡——绿谷目光跨过女性的肩膀,的的确确看到桌面上那标志性的红白色头发。


 


“抱歉,想来想去还就是你和轰课长熟一点……”成濑小声说,和绿谷一起,两个人站在轰的两侧,“不过想不到,你也不知道课长家的位置。”


 


绿谷用苦笑取代回答,模仿成濑的动作,提起轰压在桌上的一条手臂扛在肩上,两人一起用力,把满身酒气、伏在桌上几乎没意识的alpha抬了起来。


 


“唔……”醉鬼哼哼着,绿谷看他想要睁眼却睁不开的模样,一下子觉得十分滑稽。


 


“哟,笑得那么甜蜜吗?”无意瞄到的成濑打趣道,“终于能承认你其实很喜欢轰课长了?”


 


绿谷立刻收起笑容,慌张道:“不是,我……”


 


“别挣扎啦……不过你再怎么否认,轰课长喜欢你,你们交往过这两点是板上钉钉。”包间门打开,成濑的声音有一半混入了大厅的嘈杂中,“但对不起啊,刚才电话里骗了你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


 


“轰课长还没醉倒的时候,其实一直在叫前辈……然后,不停道歉。”成濑忽然沉下声音,因为另一人停下了往店门口走的脚步。


 


绿谷没有出声,默默配合成濑的动作,驮着高大醉汉在狭小的居酒屋里走动。


 


“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。在公司里,你躲着藏着也要跟随轰课长的目光,实在太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
 


背后是居酒屋老板带着一干员工元气的“欢迎下次再来”,绿谷出了温热的小空间,入秋的晚上空气稍凉,可用来降身体里的燥热,却是刚刚合适的温度。


 


“忽然某一天,你不躲了,改为堂堂正正的盯着课长看……我就猜到你们之间八成发生了什么。”成濑继续说,“大家不明说,都在等你哪天公开关系呢……谁知道现在变成这样。”


 


绿谷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又小声地道了歉。


 


“至于内田那个白痴,下周上班再教训他。”想起什么,成濑惊慌问,“话说……你和你那个青梅竹马不会是……”


 


绿谷无奈答:“其实,我是被喜欢的那方。”


 


成濑恍然大悟:“难怪轰课长要找我们拼酒……”


 


“不是成濑小姐想的那样。”感觉女性的思路已经飞到了不合理的领空,绿谷赶紧扯线将它拉回来,“虽然不知道课长的想法,但我们之间有一些障碍……”


 


“背景差距吗?”


 


绿谷摇了摇头,但他还真没想过这点。


 


“不能想想办法吗?”


 


“是没办法改变的东西。”绿谷叹了口气,他看了眼夹在两人之间的alpha,确定那人不会突然醒来后,才继续说,“……现在想想,明明知道它不可能消失,还要为了一时的冲动去靠近课长,真是……”


 


成濑忽然笑起来:“我看,那个青梅竹马也挺好的。”


 


“但我喜欢轰课长……至于课长的回答,已经不太重要了。”绿谷知道女性不过是玩笑话,也跟着她低头笑笑,再率先自我调侃,“纠结了那么久,好不容易说出来了,意外啊……居然没感到什么重量。”


 


成濑左手抓着轰的手臂,听完绿谷坦白后,眼泪汪汪的她停下来,用右手轻轻打了一下绿谷的胸腹。


 


“你可真是个傻瓜。”


 


 


++


 


 


“有什么情况记得打电话给我。”


 


公寓楼下,绿谷对即将离开的成濑小姐点点头。他住的公寓离通往最近车站的大路不远,而目送女性消失在小路尽头后,绿谷又站在楼下磨蹭了好久,直到夜风将只着一件衬衫的上半身吹得微凉,他才做足了和房间里醉汉打硬仗的心里准备。


 


绿谷进了屋,再反手锁好大门。他送成濑出去时忘了关灯,现在客厅明亮,空间里满是难闻刺鼻的酒气,他和成濑小姐合力扛来的醉汉整个人倒在沙发上,紧闭双眼,像是在睡觉,可嘴唇不断蠕动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单词,绿谷又不敢确认他是否真的睡着了。


 


上次出现在这里还是什么时候?弯下腰,绿谷端详轰的脸庞,脸颊上有着醉酒后的绯红,两片不断吐息的嘴唇因浸满了酒精而湿润发亮,而即使是醉得失去意识的丢脸样子,绿谷仍是很快别开了双眼,再偷偷看回去,吞了口水,手背在轰微红的左脸上靠了一下。


 


“嗯……”


 


听到动静,绿谷吓得赶紧收手。轰胡乱抓着衣领,抓完了,手还搭在胸口上。


 


会热吗?


 


如此考虑,绿谷找来遥控打开客厅里的空调,又回到轰身旁,给熟睡的那人松开脖子上的领带。


 


领带松开了,两段宝蓝色松垮垮地搭在肩膀两侧,轰像是知道绿谷在做什么,手指稍动,又挠了相同的地方,绿谷只好去解领口纽扣,可时不时挨到衬衫下发烫的皮肤,几根手指都在发抖……一颗、两颗,近距离下,除了酒气中混杂进那人平静下的信息素味道,他似乎还听见轰均匀呼吸的声音。


 


这声音绿谷并不陌生,毕竟那档子事都做过了,睡一张床,半夜迷迷糊糊起来,又因为身旁人的睡颜而忍不住看好久的事也时有发生……


 


“轰……焦冻君。”


 


保持弯腰的姿势,不仅仅是冒昧地喊了名字,绿谷再次以指尖碰了沙发上男人的脸颊,抚过肤色较其他部分更深的左眼伤疤,接着轻轻下移,用手掌完全覆上……温热的触感,是恰恰使人安心的温度。


 
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可以呢……”


 


“为什么……没有信息素就不行呢……”


 


绿谷的嘴唇发着抖,说话声音像是有人往其中丢了块石子的平静水塘,起波澜的同时,他渐渐克制不住眼泪流出,用衣袖抹去也只会加快分泌……眼看就要落到那人脸上了,他眨眨眼睛,才想到轰此刻要睡不睡的状态,无论如何得马上离开才行。


 


“烧、烧个开水……”绿谷直起身,连辩解都是自言自语。


 


可起身的瞬间,停在左脸的那只手突然被拽住了。


 


与此同时,绿谷也听到了预料之外的声音。


 


“绿谷……前辈……”






TBC.




关于变成周更这件事,我无话可说(飓风式下跪

评论

热度(539)